卡塔尔世界杯插画海报图片(教材丑插图教训,我们举一反三到足球)

撰文秦云/Q队长

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丑插图事件,在六一儿童节前成了热点话题,是一个讽刺。

1

不过,就队长当年学生时代的经历来说,出现这种情况也不算意外。上世纪80年代,队长还是初中生,曾经对语文课本上的一条注释有不同看法。当时和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老师交流,老师支持我的看法,鼓励我给出版社写信反应情况。

语文老师学生时代给地下党送过情报,暴露后出走投奔了正在西进的解放大军。后来老师随军进藏平叛,腰部受过枪伤。老师耿介直爽,50年代末因此离开了部队,到地方教育系统工作。老师的鼓励,给了我勇气,真的给出版社写了信,表达了我的观点。

这家出版社,就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当年的部颁统编教材只有这家出版社出版。信寄出后,老师和我都满怀希望得到回复,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收到回信。在80年代,一份来自大西南农村中学寄来的质疑课本内容的信,也许不会得到出版社任何人的关注。

当年那封信的命运让我现在对人教版数学教材丑插图事件,并不感到意外。在使用的这几年里不是没有老师反应问题,而是根本没人理睬这些信件,以至于丑插图事件让这家70多年历史的出版社的声誉几乎全部垮掉。

认真对待来自基层的声音,并不算一件太难的事情。人教社似乎已经长时间忘了这项工作原则,落到今天几乎人人喊打的地步,都是咎由自取。

2

人教社针对人们对小学数学教材丑插图的回应中说到要“举一反三”。其实,Q队长也想“举一反三”到中国足球,说说类似的“下情难上达”的问题。

近10年来,足球运动备受关注。每次大赛冲击失利,都会有反思活动。和反思活动配套的,就是调研行动。2015年,国家体育总局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这份总体方案起草前,有关方面组织了大规模调研。今年,因为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外围赛的十二强赛失利,调研活动再度进行。

从这几年中国足球的发展状况来看,这些调研活动是没什么效果的,决策单位及其领导并不清楚中国足球的真实情况,特别是基层状况。这些调研活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这些调研行动中,调研人员接触到的调研对象,大多是筛选过的。调研对象,大多早就知道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调研对象们都知道怎么迎合调研人、调研机构的喜好、风格。相信调研中,调研人能听到的实话并不多,这还得在调研人愿意听实话的提前下。

今年春节后的调研结束后,一位后知后觉的“资深足球工作者”含血喷天:“调研怎么不叫我?我都不知道有调研!”这样想说实话的人,相信早就被圈出了调研对象的范围。想要接触到调研人,难度很大。

当然也有人士顾全大局,知道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但是一旦退休或者彻底离开足球圈后,他们会爆料,会骂中国足协,骂中国足球。只是,这时候他们说的话也没有意义了。

下情无法上达,带着丑插图的小学数学教材竟然使用了七年时间;中国足球现在的低迷,也和相关部门对实际情况掌握不够有一定关系,所以制定的政策措施并非完全“对症下药”。足球调研中不能真实掌握各层级的实际情况,那么中国足球依然找不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