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维利(忆往昔峥嵘岁月,拉韦利谈94年美国世界杯)

“这里的年轻人仍然坐在外面喝啤酒,玩得很开心。但我真的很害怕,”这位60岁的瑞典足球巨星说。如果有人知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拉韦利——瑞典的年轻人需要知道了。为了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巩固和团结”这个国家,瑞典电视台SVT决定重播1994年美国世界杯以来国家队的比赛,当时瑞典队自1958年获得亚军以来,唯一一次进入半决赛。它会让老一辈人重温美好的回忆,带领年轻一代踏上探索之旅。


拉维利(忆往昔峥嵘岁月,拉韦利谈94年美国世界杯)


拉韦利在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说:“这可能让年轻人知道26年前的那场大惊小怪。”。这位守门员无疑是“94级”中最伟大的人物,也许也是最著名的成员,他在瑞典体育界的地位已被锁定。拉维利的头发渐渐褪去,队服生机勃勃,性格外向,很容易被人认出,他完全符合所谓“古怪守门员”的陈规,在足球运动成为如此大的生意之前,这种“古怪守门员”就已经深入人心,而“守门员”也变得更加严肃和熟练。


拉维利(忆往昔峥嵘岁月,拉韦利谈94年美国世界杯)


拉韦利说:“当我心情好的时候,我们有2-0或3-0的领先优势,我想给观众展示一些别的东西,你知道的,我想找点乐子。”拉维利特立独行的天性不应该影响他作为守门员的能力,尤其是他的停球能力和他出击收集传中的能力,就像他孩提时代的偶像塞普迈尔。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当时34岁的拉韦利在四分之一决赛对阵罗马尼亚的点球大战中,在旧金山郊外斯坦福体育场8.3万名观众面前扑出两球,推动瑞典队在半决赛中与巴西队交锋。尽管拉维利的表现更加出色,瑞典队还是以1:0输给了最终的冠军。但该队在与保加利亚队的季后赛中获得第三名,回到斯德哥尔摩受到英雄们的欢迎。


拉维利(忆往昔峥嵘岁月,拉韦利谈94年美国世界杯)


“在世界杯之前,我作为守门员接受了询问。“他们认为我太老了,不够好,”拉维利回忆说媒体有点担心我的能力。我在世界杯开赛时喉咙里插了一把刀。“这是我最后一次向瑞典人民和足球界展示我是一名优秀门将的机会。”拉韦利是奥地利移居人的儿子,性格古怪,与典型的瑞典内向性格格格不入,他是那种在更衣室里给队友的内衣打洞的小丑,而瑞典不是天生的同床共枕者。


拉维利(忆往昔峥嵘岁月,拉韦利谈94年美国世界杯)


“但是世界杯之后,”他笑着说,“每个人都爱我。”现在住在哥德堡的拉维利在其他方面也是一个有趣的人物。他说:“我们每周只训练四次,所以下午我们会工作。但对大多数瑞典人来说,拉韦利将永远是那个疯狂的守门员,他在25年前帮助国家队赢得了最伟大的体育赛事之一。拉韦利说:“再看一遍,是让我们在这段时间保持团结的一种方式,也许还能给我们一些思考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