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韩国运动员的“体育精神”,一直备受关注。尤其在短道速滑上,韩国运动员更是劣迹斑斑,故意推倒对手,自杀式犯规,保送队友夺冠,几乎成了韩国选手之间公开的“战术”。

2018年的韩国平昌冬奥会,韩国队在5000米短道速滑接力赛中,利用各种小动作夺冠,第三名加拿大队在领奖时,弯腰用手清理颁奖台,抗议肮脏的比赛。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第二名中国队也集体手指胸前的国旗,似乎在暗讽韩国人靠国籍赢得冠军,这一幕成了平昌冬奥会的经典。

同样在短道速滑上,2009年,中国选手周洋在冲刺途中,被韩国选手郑恩珠有意推出赛道,冲撞到场边护栏,造成颈椎错位,母亲透露:时至今日,周洋都没完全康复。

一年后,韩国选手“再接再厉”,金炳俊用冰鞋的冰刀划伤中国选手韩佳良,韩佳良血撒现场,送去急救。

队友王濛愤愤不平,当晚发微博:“我不知道有没有体育法?韩国队员犯了故意伤害罪!”他质疑韩国队不是来比赛的,而是来搞人的。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韩国队员还会一种通用的“技巧”,他们在领先对手一个身位时,会向后扬起小腿,冰鞋冰刀的位置不高不低刚好对着后面运动员的头部,干扰对手冲刺。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不能一一列举。短道速滑比赛简直成了韩国队的“作弊乐园”。

为什么韩国队敢如此明目张胆?因为短道速滑太快了,1000米的世界纪录是80秒,平均100米仅需8秒,比“百米飞人”博尔特还快,传统的摄像机难以捕捉韩国队的小动作。

北京冬奥会为了防止韩国队作弊,第一次在短道速滑场地全程安装了高速摄像机,捕捉精度达90公里/秒,给韩国队员来了次无死角监控。

没了作弊小技巧,韩国短道速滑世界纪录保持者黄大宪,因故意冲撞加拿大选手被判成绩无效。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看看韩国媒体的标题《冬奥会黄大宪被判淘汰,荒唐的决定》《安哲秀:取消中国肮脏的判罚,还给我们金牌》,韩国网友在下面留言:“中国制造可以理解,冰也是假的”“冰面不平整,故意的”。

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我想主题就两个字:作弊。

日韩世界杯:贿赂国际足联

大家对韩国队在2002年世界杯的表现,想必已经耳熟能详了,收买裁判,连续“战胜”葡萄牙和意大利,让韩国体育的名声臭遍了全世界。

直到17年后,C罗依旧无法原谅韩国队的所作所为,跟尤文图斯去韩国踢表演赛时,借口自己身体不好,一分钟没上场。

反观在南京踢友谊赛,C罗顶着37度的高温踢满了90分钟,前后不过一周,你就知道C罗有多讨厌韩国队。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其实,2002年世界杯,韩国队不但在足球场上耍赖、作弊,在申办世界杯时就用尽了不正当手段,不惜公然贿赂国际足协,硬是把“日本世界杯”变成了“日韩世界杯”。

1994年,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为了推广足球,准备把2002年世界杯的举办地放在亚洲,并很青睐日本,毕竟日本是当时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

日本足协对举办世界杯也非常有兴趣,积极响应,特意在1993年创办了J联赛,开启了日本足球职业化之路。

韩国足协主席、国际足联副主席郑梦准知道后,坐不住了,他积极策动韩国抢夺世界杯举办权。郑梦准可不是普通体育工作者,他爹叫郑周永,是现代集团的创始人,在韩国拥有极大影响力。郑梦准作为二代财阀,自然想做点大事,为家族长长脸。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郑梦准在国际足协会议上大声疾呼:建议亚洲首届世界杯由韩国和日本共同举办。日本代表当场懵了,世界杯没有过共同举办的案例,韩国人多此一举,明显是冲着日本来的。

当然,到底是日本世界杯还是日韩世界杯,郑梦准说了不算,要国际足联投票决定。

1994年-1996年,韩国足协组织了强大的游说团,四处周旋。日本也不甘落后,派出了游说团,坚决反对两国共办。

搞笑的是,日本游说团英语很差,据说能流利说英语的只有一个人,沟通结果很差;反观韩国,人人都会说英语,形象上胜了一筹。

投票前夕,郑梦准利用国际足联副主席工作之便,向日本人投下了两枚“核弹”。

第一,郑梦准公开贿赂国际足协,保证将从世界杯的收益中拿出600亿韩元,捐给国际足联,改善办公条件,非洲代表欢呼雀跃。

第二,郑梦准利用南美洲代表与欧洲代表之间的矛盾,私下串联欧洲足协主席约翰松,说“如果日本单独举办,南美洲的阿维兰热就赢了,欧洲足球的脸面尽失,不如支持联合举办”,并许诺以后会全力支持德国举办2006年世界杯。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如此一来,在国际足联21个投票权中,非洲3票和欧洲8票全投给了日韩联合举办,一共11票,超过半数。韩国人赢了!

之后,日韩又在世界杯名称上龌龊不断,日本要按照英文排序,叫“日韩世界杯”;韩国要按照法文排序,叫“韩日世界杯”。日本代表说:英语是国际足联工作语言,应当选英语。

韩国人挖空了心思,找到了一条国际足联名称“FIFA”是法语,世界杯当然也该用法语。硬生生把“日韩世界杯”变成了“韩日世界杯”。

韩国这套无中生有,私下串联,公开行贿的方式,打得日本人找不到北,郑梦准在国内赢得了巨大声望,日本媒体懊恼的说:“2002年日本世界杯变成了1001年韩日世界杯!”

无孔不入的尊卑文化

说到韩国运动员为何要作弊争冠,除了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外,无孔不入的韩国尊卑文化也起了极大作用。

众所周知,韩国人很讲究长幼排序,一个老人无论德行如何,地位就是比年轻人高。为老不尊的情况,在韩国不存在。

尊卑文化反应到职场,变成了“前辈文化”,老员工可以随意欺负新人,老兵可以肆意殴打新兵。2002年世界杯前夕,担任韩国队主教练的希丁克对韩国球员间的“前辈文化”大感疑惑。

吃饭时,老球员先吃,年轻球员后吃;比赛时,年轻球员会把球多传给老球员,给他们出风头的机会。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希丁克说,这样搞韩国队永远成不了一流球队,他要求在生活和比赛中,对所有球员一视同仁。所有人在一张桌上吃饭,训练时,遮住球员的号码,戴上帽子——用足球规律踢球,而不是尊卑文化踢球。

韩国足球队是幸运的,遇到了个好教练,其他体育项目就惨了,成了教练的一言堂,大搞尊卑文化。

2020年7月,韩国一名铁人三项女运动员崔淑贤自杀,在发布会现场,队员公开指控教练对她实行了人格侮辱和强暴,崔淑贤不堪忍受,才选择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3岁的崔淑贤在日记中写道:“今天下午,我被教练打得很惨,又哭了。”教练经常呵斥她:“你这个废物!”“我打了你好几次了吧?!为什么不改?!”“滚!你不配被我打!”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崔淑贤天天被打,被侮辱的原因也很简单——她成绩不好,教练颜面挂不住。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韩国运动员喜欢通过作弊拿冠军了,与其回国被侮辱,不如用点小手段,赢了是民族英雄,输了回去被虐。

韩国短道速滑女运动员沈锡希在平昌冬奥会拿了冠军后,突然爆料:从2011年到2018年,主教练对她进行了数次殴打和侵犯,自己再也不想忍受了。

她说:“11岁那年,教练把我叫到办公室,用冰刀打我的头20多次。他还用高尔夫球杆打我的哥哥。”17岁时,沈锡希又被新来的男教练侵犯,并被威胁:如果曝光,就毁了她的职业生涯。

韩国世界杯 作弊(如果把韩国体育史写成一本书,书名就两个字:作弊)

直到拿到奥运冠军后,沈锡希有了底气,才敢把这些事曝光出来。结果,韩国短道速滑国家队不再征召沈锡希入队,本来她应该出现在北京冬奥会上的。

说到底,韩国运动员喜欢作弊,缺乏体育精神,也许不是个人品质问题,而是畸形的体育文化逼他们去这么做,需要改变的不是运动员,而是整个韩国体育生态。


作者:江左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