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干纳足球队(闲聊中亚〈乌兹别克斯坦〉)

春节转眼就过去了,这个春节有很多事发生,特别影响国人心情的莫过于中国男足了。另一个也就是美国及其盟国在乌克兰边境对俄罗斯进行施压,当然,这件事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只是作为吃瓜群众,在旁边看看热闹罢了,最好的一件事情也就莫过于疫情已经慢慢的离我们远去了,就连我国著名疫情防控专家张文宏教授也坦言,今年三月份左右,疫情即将结束。

回过头来看一看回过头来看一看,不论是足球或者美俄发生的这些事情,都让我不由地回想起了19年在中亚乌兹别克斯坦考察时的所见所闻。

19年的五月因为工作的需要,在农业部中亚棉花研究所贾老师的建议下,我们一行五人由乌鲁木齐乘坐下午七点的班机,飞抵了具有石城之称的中亚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双重内陆国家,另一个列支敦士登),作为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其以往的历史在这里我就不给大家多说了,1991年8月31号呢,随着苏联的解体,也宣布了独立。乌兹乌克斯坦是世界第六大棉花生产国和世界第二大棉花出口国,它的黄金产生产呢,也占世界第七位,他的国土面积呢,44.74平方公里,人口3000多万,主要是乌兹别克族,还有塔吉克族,俄罗斯族,乌克兰族和朝鲜族等。其历史著名人物有阿米尔.帖木尔是被视为乌兹别克斯坦的民族英雄,在塔什干中心矗立着帖木尔骑马的雕像。“乌兹别克斯坦”在乌兹别克斯坦语中为自己统治自己,自己是自己的主人,即独立的意思。

乌斯别克斯坦属东五时区比北京时间晚三个小时未实行夏令时。全国共划分的一个自治共和国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12个州,花剌子模州、纳沃伊州、布哈拉州、撒马尔汗州、卡斯卡达利亚洲.苏尔汉河州、吉杂克州、锡尔河州,塔什干州、纳马干州,安集延州、费尔干纳州和一个直辖市,塔什干市。其中的旅游城市有布哈拉市、撒马尔汗市、纳马干市。近几年随着乌国改革开放及中亚一带一路的贸易体系的形成华人数量及华人企业也在不断的增加。

我们这次去呢,接待方是有一个温州籍的纪总在当地投资的华人工业园区,园区设施齐全,非常的先进,据说是我国在国外投资的列入国家外交部比较著名的示范园区之一。因为时差的原因嗯,我们去的时候呢嗯,已经很晚了,飞机在颠簸的机场跑道上安全着陆,机舱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据了解啊,这是他们的传统,意味着又一次的安全降落为机组的工作喝彩。当时给我们的感觉呀,就觉得这个机场跑道还不如我们国内的一个三线机场。坐着甲方派来的二辆车,我们在夜色中就驶向了工业园区的接待宾馆。

一夜无话。清晨天刚亮我们就被窗外的鸟叫声给吵醒了,拉开窗幔,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偌大的公园,里边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散步,怀着对异域风情的好奇,我们也抓紧洗漱完,也到公园去走一走,看一看,公园的大门上,赫然写着中乌友谊公园,原来这个公园是中国投资援建的,在公园散步的过程中,碰到当地的老百姓也都十分友好的对我们点头示意,(公园是开放型的,不收费)。空气中略有湿意,比我们地区的气候稍显凉爽。

吃完早饭我们在园区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对园区进行了参观走访。园区的办公室墙上,挂满了园区老总和我国及乌国政要的合影。从这方面看,也显示了两国对该园区的重视程度,园区里有几栋宿舍楼,一期开发的有瓷砖厂,皮革厂,洗漱用品制品厂等,还有一个专用铁路线,规模非常大。因为我们是由农业部相关部门直接安排访问的,所以说也受到了园区老总的重视,在园区老总的陪同下,我们对当地的经济,人口结构及民族风情等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园区参观的过程中,时间过得非常快,到了中午用餐的时间,我们应约到园区餐厅吃饭,在餐厅的食堂工作的有很多乌放的工作人员,让我们感到诧异的是,食堂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做了猪肉的菜肴,据后来了解,乌兹别克斯坦虽然也有很多穆斯林,但它属于逊尼派,相对比较开明,据说,在前苏联时期,还有很多的养猪场,有养猪的任务呢,只是他们不食用而已。和我们的穆斯林同属于一个教派,他们用的语言有乌兹别克语,俄语、少量的英语,在交谈的过程中,个别维吾尔语言也能用。餐厅里十分整洁干净,吃饭也是吃多少打多少,菜肴的品种也很多,在中亚的很多国家和民族中,不允许浪费食物,所以说每个人的餐具也都吃的十分干净,这一点是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的地方。

饭后的日程安排是到乌方的一个大农场主家去参观,这里要说明一下乌方的土地面积是以公顷来计算的,我们当时去的19年的时候,乌方正在进行国有土地改革,全面向中国学习改革开放的经验,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对西方国家的影响是很广泛的。乌兹别克斯坦的农作物主要是棉花,口粮呢是水稻和小麦,除了口粮田有硬性的规定之外呢,剩下的土地全部种植的都是棉花,棉花的种植主要是陆地播种,没有向我们实行的是地膜节水滴灌种植,这样的话呢,他们的材料很低,每亩地产量不到200公斤,而我们地区的棉花种植产量普遍达到400公里以上,这样的话,虽然乌国有1500多年的棉花种植历史,但他的技术和我们对比来说就显得常落后,这也是我们农业部安阳棉花研究所在当地进行技术援助的意义所在。

我们访问的这家农场,有近四万公顷土地合国内六十万亩,让我们感到十分震惊,院内停的从乌鲁木齐进口的二手采棉机有二十多台,还有从土耳其和意大利进口的很多农机具,农场主对我们的到访感到非常的高兴,在翻译的帮助下,对我们双方感兴趣的棉花种植技术及小麦农作物烘干等相关信息进行了广泛交流,双方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进行了长达四个多小时的交谈,仍然意欲未尽,于是决定来日继续交流并希望在相关邻域达成合作…


费尔干纳足球队(闲聊中亚〈乌兹别克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