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从06年世界杯起,我就一直是实况足球的忠实玩家,一代代版本走过,见识过无敌的小罗、魔幻四重奏的巴西、初出茅庐的梅西、绝代双骄的盛世,一直到现在PES2018里的新贵妖人。实况足球几乎涵盖了我所有与足球有关的青春,但最是心头难忘的,就是实况足球2010,只因它完整地陪伴了我的整个高三生活。

高二暑假,是2014年夏天。全世界聚焦于巴西的那场盛会,德国无可置疑地威服四方,阿根廷在金童格策的停球抽射后功归一篑,哥伦比亚妖刀J罗大放异彩,加盟皇马。(记得娜姐世界杯一开始,他还被央视叫做詹姆斯·罗德里格斯,直至6球登顶,我们才搞清楚这个拉丁化的james应该读作哈梅斯)世界杯的盛夏热情似火,而我们却进入了学生时代最为关键的一年,世界杯结束没多久,我们就赶回了学校,开始了暑期补课,备战高考;因为害怕受伤影响高考复习,我们都远离了昔日奔跑的绿茵场。但是班里被世界杯搅得心潮澎湃的少年们,还是难以放下对足球的热爱;正值暑期,各大联赛又均在休赛期,求球若渴的我们与足球唯一的联系就只剩下从小玩到大的实况足球了。不过,身在省级重点中学的我们,几乎在高三一年被禁止了一切在家中的电子游戏,我们只得偷偷地在教室上课用的电脑上面安装了实况足球。

众所周知,学校的电脑通常代表着可使用(非报废)电脑的最底线,进行了大规模优化的PES2013在那台电脑上连正常的打开都成了问题。于是我们一代代把版本降了下去,终于,在那个以托雷斯和梅西为双封面人物的PES2010成为了那台老爷机的最佳选择。就这样样,PES2010成了我最熟悉的实况足球版本:刚刚登顶的“宇宙队(那时亚亚图雷和马克思尚在阵中),坐拥卡卡、C罗、本泽马的豪华锋线却依旧十六郎的皇马(劳尔还在皇马的最后一个版本,虽然对老吴充满感情,但是他在游戏里确实是不太好用)以及最喜欢的七支经典球队,那一年,我几乎记住了这个版本里的每一位球员名字,每一支球队队徽。

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那时的托雷斯还不是后来的空门不进帝


燥热的八月伴随着高三带来的压力,在晚饭时分以及晚自习的最后二十分钟打两把实况成为了我们最好的消遣方式,但是时间宝贵,并且电脑只有一个,人人都玩对于我们实在太过奢侈,而我由于从小游玩磨炼出的技术以及当班长两年积攒下的厚脸皮,一坐在电脑位置上就不愿意起来,后来大家也乐得让我玩。一群男生趴在讲台上看围在其中的一个人操作球队,成了那年夏天我们班同学最熟悉的画面。我还记得,第一次玩就赶紧用阿根廷队打了一次世界杯,顶级高手难度,全程1:0/0:0的小比分,最后熬过一局踢了将近两轮的点球大战才最终夺冠,我们都笑得很开心,好像在那一刻,梅西真正地捧起了大力神杯。

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那些年,梅西承载着所有的希望


把每一支经典球队解锁之后,我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最喜爱的大师联赛。身为坚定的皇马球迷,我决心要将皇马打造成一支王者之师。由于大师联赛的顶级高手难度实在太难,我马上在自由球员市场买入了经典球员:克林斯曼、卡福、和我喜爱的巴蒂。不为别的,只因为边路传中、头球、大力远射,那是最简单粗暴的进球方式。这个阵容加上那时还在踢边后卫的拉莫斯和边锋C罗,我开始了无脑传中之路,不讲理地下底传中、克林斯曼砸头球、砸不进就巴蒂补射。就凭借这一套暴力三板斧,我挺过了大师联赛最艰难的前半段,也能够与当时的巅峰巴萨掰掰手腕。

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手机里的部分阵容


我的同学小史对我的做法嗤之以鼻,自己组建了一支优雅华丽的巴萨,他买进了范巴斯滕、马拉多纳、里杰卡尔德,踢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每次用电脑模拟我们两队的比赛,他的队起码都要净胜3个以上。于是,教室里那把交椅就变成了我和小史轮流坐庄,互相吐糟。想来和小史也有三年没见了,不知他现在在同济土木混得如何,什么时候能和我真正打一场实况的对决呢。高三正式来临,看我和小史踢球的人也越来越少,也有一小部分同学觉得我们在上面打游戏影响了大家的学习,我们在晚自习的游戏时间也就成了历史。加上我晚饭又都常被当时的女朋友拉去吃饭,吃饭时间就成了小史孤独的单人舞。不过,我们在周末开辟除了一片新的战场,周末的话,在教室里自己的同学大多都是很相熟的,对于我们在讲台上的游戏容忍度也比较高,只要不大喊大叫就好。所以整个高三周末,我们生活轨迹都高度重复,周六上午周考、下午吃完饭到教室玩两个小时,做一整套高考卷子;回家、在手机上找往届的天下足球看。周日,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起床吃饭,到教室打实况,打到五六点,做一套卷子、回家吃饭。由于没到周末就焦急地打实况,我锻炼出了极快的做题速度,这反倒在后来队我的高考大有裨益。

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当年霸占射手榜的球队


高三的元旦,学校也想让大家喘一口气,每个班都自己举办了联欢,那一天,大家吃了很多零食、演了很多节目、好像我们可以一直停留在那个时间里,不会有高考的打扰。曲终人散,我作为班长带领大家打扫卫生,并借故留到最后。我一个人打开了实况足球,继续与队里的C罗、卡卡创造一个自己的王朝;可没多久,又有好多人回来了,耗子、小史、二哥,都好像不太习惯很早回家的样子;教室里很空旷,大家没有围在我的周围,我把教室的投影仪降了下来,在大屏幕上直播我的比赛。那是大师联赛第五年的欧冠决赛,第78分钟,C罗中场反抢获得一个单刀,一路狂飙突进,一个假射晃过了布冯,推射空门得手。我很兴奋,但是当时没人欢呼,大家就静静地看着;是啊,那个时候,谁在玩、在玩什么、玩得怎么样已经一点都不重要,大家就是想凑在一块儿,看时间流淌,就觉得很好。

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一场普通联赛的进球(顶级高手模式)


高三的下半学期过得太快,一模、二模,转眼我们就结束了高考。对完答案那一天,我们最后告别了学习三年的教室。可是那天下午,我一个人偷偷溜了回去,门已经被职工们锁上了,我搬了两张楼下初中教室的桌子,从教室窗子里翻了进去。我把所有的游戏数据、记录、精彩时刻全部拷到了U盘里、把所有的游戏汇总用手机一张张拍了照片。皇马和巴萨的大师联赛均已玩到了2019年,累计游戏时长500多个小时,数不清的进球和比赛场次。我最后一次在教室打开PES2010,打了一场友谊赛,我的皇马对阵小史的巴萨,玩着玩着我就哭了,我也不知为什么。

实况足球2010大师联赛(青春里的实况足球2010)

全盛赛季


后来,进入大学,刚刚结束军训的我,第一件事就是在刚买的笔记本里安装了PES2010,导入了所有游戏数据,可是PES2010的分辨率对于那个电脑已经太低了,已经无法完成一场正常的游戏。我默然无语,打开手机QQ,在班群里@小史,我说:“我已经把咱们的实况玩到2020年啦,你的里杰卡尔德已经成功转世,到了青训队里啦!”小史很开心地问我:“那我的卡恩呢?按年龄也该转世了吧”。那一刻我感到了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失落感,一点一点打字回去:“卡恩还没有、他职业生涯很长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和小史谈论过实况。

再后来,我的U盘遗失在了我们宿舍楼下的打印店里,我赶紧买了一个新的移动硬盘,把电脑里的独苗保存了起来。去年暑假,我的电脑几度崩溃,我将它恢复了出厂设置;今年寒假,我的硬盘摔在了地上,多次尝试始终再难读取。我决定把这个硬盘封存起来,直到找到稳妥的办法能够把所有的数据全部恢复。

我和PES2010的所有记忆就这样变得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就像我们每个人根植脑海却早已远去的青春,总有一天,会在我们的回忆里渐次发芽开花,使你无限神往、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