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虚极子按:正当布伦希尔德洋洋得意之际,克里姆希尔德从怀中亮出一物,让不可一世的女武神羞愧难当。

西格夫里特替恭特降服了凶悍的布伦希尔德,帮助主公圆了房。他暗中摘下了王后的金戒指和象征处女之身的金腰带,将这些战利品交给妻子克里姆希尔德,这为他日后遭人毒手埋下了祸根……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法] 加斯顿·布西埃《拥抱》 1910年,74 x 100 cm 法国马孔 乌尔苏拉博物馆藏

次日清晨,神清气爽的国王接受各方宾客的朝贺,盛大的庆典一直持续了十四天。赏赐包括赤金和白银,以及马匹和丝绸衣服,西格夫里特和他的随从们也将从家乡带来的骏马和鞍辔统统赠予嘉宾。新婚庆典在宾朋的赞美和祝福声中落下帷幕,恭特心满意足,西格夫里特也携娇妻回到自己的国家尼德兰,继承了王位。由于赫赫战功,再加上他拥有尼伯龙人的宝藏,这使得他成为世上最强大最富有的国王。不久,克里姆希尔德和布伦希尔德各诞下一子,宁静的岁月如此美好,仿佛要就此永远持续下去。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英] 埃德蒙·布莱尔·雷顿《童年》 1913年,布面油画,148 x 87 cm 英国西约克郡 柯克莱斯博物馆和画廊藏

多年之后的一天,西格夫里特夫妇收到恭特的邀请,他们满心欢喜,整装待发,却不知道这份请柬里包含着一个女人的恶意。原来,自从西格夫里特携妻归国后,有个疑问就一直萦绕在布伦希尔德心头:“克里姆希尔德为何这般有恃无恐?她的丈夫只不过是我夫君的一名封臣,长久以来他们这对夫妻为何总不来向我们朝贡?”于是,王后假意恳求国王,邀请二位至亲来沃尔姆斯欢聚,以解她的思念之苦。恭特轻信了布伦希尔德的伪善,派遣使者前往克桑腾去请他的妹妹与妹夫。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法] 加斯顿·布西埃《伊索尔德》 1911年,117 x 90 cm 法国马孔 乌尔苏拉博物馆藏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法] 加斯顿·布西耶尔《金发女王》 20世纪早期,布面油画,69.5 x 59 cm 法国马孔 乌尔苏拉博物馆藏

这几幅油画的作者名叫加斯顿·布西耶尔(Gaston Bussière,1862-1928),他的家乡正是《尼伯龙人之歌》时代之后从莱茵河中游整体迁移到法国东南部的勃艮第。布西耶尔的绘画风格接近于挚友古斯塔夫·莫罗的象征主义,作品多取材于北欧神话和凯尔特传说,如《尼伯龙人之歌》《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梅林传》和《罗兰之歌》,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人的指环》给了画家无限的灵感。布西耶尔特别钟情于描绘布伦希尔德,在他的画笔下这位高傲好斗的女武神总是显得神采奕奕。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法] 加斯顿·布西耶尔《布伦希尔德》 1894年,布面油画,236 x 304 cm 法国里昂 托马斯-亨利博物馆藏

西格夫里特和克里姆希尔德接受了勃艮第国王和王后的邀请,带着重礼来到沃尔姆斯,隆重的欢迎庆典拉开帷幕。两位王后骑马相向而行,英雄们伸手将美丽的贵妇搀下鞍鞯,她们躬身行礼,相互寒暄,倾诉着数年来的思念。城堡前,骑士们在草地上击剑比武,引来无数臣民围观叫好;大殿上掌起华灯,摆开盛宴,酒足饭饱后群臣交相赞美着克里姆希尔德虽一别数年却花容月貌不减当年。一派欢喜热闹中,只有布伦希尔德一人落落寡欢,始终冷眼斜视着被人们众星捧月般环绕着的克里姆希尔德,怀着这样的妒意令她彻夜难寐。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英] 爱德华·罗伯特·休斯《夜神和群星》 1912年,纸本水彩画,127 x 76.2 cm 英国伯明翰博物馆和美术馆藏

夜色总被白昼追逐,夜莺的歌声随着晨露消散,当曙光射进城堡窗龛的时候,妇人们已经打开衣箱,展开缀满宝石的华服。窗外的长号齐名,喇叭和笛声响彻天宇,远处的教堂古钟轰鸣,召唤着两位王后来做弥撒。弥撒之后又是酒宴和骑士表演,两位王后并肩而坐,起先还能心平气和地饮酒阅武,后来及至西格夫里特上场时,克里姆希尔德禁不住夸耀自己的丈夫一表人才、出类拔萃,理应统辖天下所有的王国。这让攀比心极强的布伦希尔德顿生嫉妒,她回怼道:“你这话从何说起?只要有恭特在世,你就甭想让天下人都臣服于你的丈夫。西格夫里特只不过是我丈夫的一介家臣,连人身自由都没有,岂能与我的夫君相提并论!”

英国西约克郡(二后争荣!)

[德] 弗朗克·基希巴赫《两位王后的争吵》 约1884年,壁画,48.3 x 31.5 cm 德国波恩 龙岩堡藏

克里姆希尔德不甘示弱,反唇相讥道:“我的丈夫出身名门,武功盖世,享誉四海,他的门第等级和恭特不相上下!”布伦希尔德听罢哈哈大笑:“我亲爱的小姑子,为嫂的话可不是凭空捏造,想当初恭特在冰岛将我击败时,西格夫里特只不过是为我夫君牵马坠镫的奴才!你兄长将你许配给奴才,恐怕你还蒙在鼓里头呢!”克里姆希尔德听此言不禁大吃一惊:莫非说我的王兄真地如此薄情,诓骗我嫁给一介武夫?正当布伦希尔德洋洋得意之际,愤怒的克里姆希尔德从怀中亮出一物,让不可一世的女武神羞愧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