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业余球员踢职业(48岁出战定段赛,执着梦想30载!潍坊业余棋手丁海峰对弈平凡)

有没有业余球员踢职业(48岁出战定段赛,执着梦想30载!潍坊业余棋手丁海峰对弈平凡)

丁海峰从未放弃自己成为职业棋手的梦想。记者 张梓璐 摄

记者刘瑞平

他自学成才学会围棋,从小就想成为一名职业棋手,为国争光。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再错失参加定段赛的机会。

30多年来,他一直在为此努力,终于等到定段赛不再有年龄限制,于是毅然决定参赛。

他今年已经48岁,还带着自己的儿子一起参加了定段赛,因为要给儿子做一个榜样。

在黑白世界里,他对弈平凡,超越自我。

他叫丁海峰,来自山东潍坊的业余6段棋手。他说,他知道定段很难,但不想留下遗憾。

为梦想再出发

7月19日,全国围棋定段赛在湖南株洲结束,丁海峰携手儿子丁鹤茗参赛。

以48岁的高龄出战定段赛,丁海峰是本届比赛年龄最大的选手,父子携手冲段,这在定段赛历史上也不多见。

这是丁海峰第二次参加定段赛,虽然再次冲段失败,但他说,他还要继续努力,因为这30多年来,成为职业棋手,一直是他的梦想。

在中国现行的围棋等级体系中,棋手可以分为两个序列:职业棋手和业余棋手。业余棋手根据水平和成绩,分为1到7段;职业棋手则分为9个等级,分别是职业初段到九段,数字越大等级越高。

从业余棋手到职业棋手,不仅意味着段位前的数字从阿拉伯数字到汉字数字,更是代表棋手有一个质的飞跃,可以参加职业比赛,具有更广阔的晋升前景。

而定段赛,就是从业余棋手到职业棋手的必经之路。

有人把定段赛称为棋手的高考,因为不仅有段位要求,晋升比例还特别小。

以这次定段赛为例,比赛共分男女成年和青少年4个组别,参赛选手必须业余5段以上。男子青少年组近300人参赛,前20名可授予职业初段;女子青少年组100多人,前10名授予职业初段。丁海峰所在的男子成年组,有近60名选手参赛,最终5人被授予职业初段。

不到10%的比例,这就是定段赛的难度所在。

“一共下了9盘棋,赢了4盘,输了5盘,离赛前的目标有点差距。”丁海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根据竞赛规程,1996年12月31日之前出生的棋手可以参加成年组比赛,对1974年出生的丁海峰来说,巨大的年龄劣势,让他在比赛中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二三十岁是一个棋手的最佳年龄,我已经快50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体能精力明显下滑,年轻时优势棋很少输,也经常逆转取胜,现在后半盘老出‘勺子’(围棋术语,指重大失误),优势棋经常被年轻人逆转。”丁海峰在总结本次定段赛时,对自己进行了剖析。

童年时的梦

在这个时候,丁海峰一定特别怀念他年轻的时候,可惜那时,他一再错过了定段的机会。

丁海峰下围棋完全属于自学成才。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父亲去天津出差,给我买了一副围棋,就是那种塑料材质的。那是我人生第一副围棋,从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了围棋。到了初中开始有机会跟别人交手,直到高一的时候,我才找到了潍坊棋社,开始下棋。高二的时候参加潍坊市的比赛,获得了3段棋士,那是在1992年。”丁海峰的围棋经历,堪称传奇。

按照时间推断,丁海峰得到第一副围棋的时候,正是1985年,那个时候,中日围棋擂台赛刚刚开始,聂卫平横扫日本围棋高手,中国大地兴起围棋热潮。

从爱上围棋开始,丁海峰就沉迷研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围棋高手的对局棋谱,他基本都能背过。闲暇之余,他还自创了几百种棋类下法,热衷于棋类创新,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纵横驰骋。

丁海峰一直有个梦想,要成为职业选手,战胜日本的职业选手,为国争光。但由于信息闭塞,他一直不知道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围棋职业棋手。

“那个时候,我的围棋信息都来自各种报纸、杂志,1991年,我看到了《新民围棋》杂志一篇定段赛的报道,大意是今年定段赛结束,哪些人晋升职业初段,并附有定段赛章程。这个时候我才知道,18岁之前才可以参加定段赛,但那一年我已经17岁了,即使知道了如何报名,如何比赛,第二年我也超龄了!当然我也不知道我水平行不行。”

三十多年后,丁海峰说起自己的职业围棋梦,满满都是遗憾。

“当时我感到很不理解,高考也没有年龄限制啊,我太伤心了,伤心了很多年。”

心若在,梦就在

失去冲段机会的丁海峰,围棋水平不断提升。当时潍坊的围棋水平并不高,丁海峰很难碰到对手,而他正式步入棋坛,也属偶然。

“我记得很清楚,1991年的小年,我到潍坊棋社去下棋,碰到一个人,我们俩就下了几盘棋,我都赢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继续。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李勇,是潍坊棋王。”丁海峰说。

从那之后,丁海峰开始参加比赛。1992年2月,丁海峰首次参加潍坊市比赛,成为业余3段。1992年7月,丁海峰第一次参加省赛,战胜两名业余5段,成为潍坊市第一个业余4段。1996年,丁海峰升入业余5段,2018年,丁海峰获得全国围棋大赛40岁组第三名,成为业余6段。

2021年,丁海峰代表山东参加了全运会群众组围棋比赛,获得了团体亚军,并获得一级运动员资格,这对47岁的他来说是个意外之喜:“现在围棋比赛拿到二级运动员都很难,能拿到一级证我很开心。年龄越来越大了,我格外珍惜每次经历与荣誉。”

不过,丁海峰对冲段,还是一直念念不忘。

“到2010年的时候,定段的年龄又做了修改,从18岁到25岁都可以参加定段赛的成年组,那一年,我已经36岁了,这个修改跟我又没有关系了,对此,我也只能一笑了之。”

2018年,中国的定段年龄再度修改,25岁以上的棋手都可以参加定段赛,这个时候,丁海峰已经44岁,早已过了棋手的黄金年龄,与二三十岁的棋手同场竞技,显然不占优势。尽管如此,丁海峰还是参加了2019年的定段赛,这是他首次获得参赛资格,对这个比赛的残酷性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首次冲段失利,并没有磨灭丁海峰的冲段梦,今年,丁海峰再度出击,这次是跟儿子携手冲段。最终丁海峰4胜5负,丁鹤茗在青少年组中8胜7负,父子二人都未能如愿。

“这次我之所以参加定段赛,一是给儿子一个激励,以身作则;二是我自身也需要有目标动力,我才能更加自律,去研究围棋。”

刚开始两盘比赛,丁海峰都获得了胜利,但他接下来连输四盘,而在定段赛这样对抗激烈的比赛中,如果输到三盘,基本就失去机会了。

连续两次定段赛失利,并不能阻止丁海峰的冲段梦:“定段现在对我来说太难了,但我并不害怕失败,我是为了追求心中的梦想,只要在这个追求的路上,我就感到很幸福,因为我现在有了这个追求的权利了,之前我想追求,还不允许。现在有这个机会了,如果我还定不上段,至少我就不会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