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永昌(石家庄永昌改名为沧州雄狮,难说再见终要再见)

随着石家庄永昌俱乐部官宣,新赛季,陪伴了球迷8年的“石家庄永昌俱乐部”更名为“沧州雄狮俱乐部”,主场以及所有梯队等也将迁移到沧州。消息传出后,在石家庄的球迷群体中也引发了不一样的反应。

石家庄永昌(石家庄永昌改名为沧州雄狮,难说再见终要再见)

曾经的永昌球迷,曾经的奥体中心。

伤心型球迷:从此永昌是路人

实际上,此前已经有种种迹象表明,永昌更名只是时间问题,但痴心的球迷依然企盼着奇迹出现,而随着俱乐部官宣,也让他们最后的希望破灭。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包括蓝色狂潮、永之熠、冀之魂、常山子龙球迷会等多个球迷组织宣布解散,他们称:“既然球队离开,我们也完成了应有的使命”“无限期退出看台”“祝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不悲欢”……更有一些伤心欲绝的球迷,烧掉了珍藏多年的球迷衫和围巾,“从此永昌是路人”。

“光膀子的球迷”杨晨飞表示:“虽然告别的话语说了不止一次,也早有心理准备,但当官宣真正出来的那一刻,感觉精神支柱瞬间没有了。青春已死,今生不再现场看球,是我最后的忠诚,相忘于江湖,时间会冲淡一切记忆。”

球迷“卉姐”是永昌和马修斯的铁粉,得知官宣的消息后大哭了一场,她说:“永昌离开不是不能理解,但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很难让球迷接受。就像一个要离家的孩子,行李都帮你收拾好了,就不能和家人温存地告别?经常说,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可是你却悄不作声地离开,难道连给球迷说一句‘前路漫漫,不舍与君绝’的时间都没有?”

还有部分球迷表示,想过球队会离开,但没想到这么突然,“心碎了,既然与石家庄完全无关了,为什么还要支持他们?”

理智型球迷:心情复杂无可奈何

在一部分球迷伤心欲绝之时,也有更多的理智型球迷对永昌迁移表示理解。

球迷王勇曾经在2019年中甲河北奥体中心主场比赛时,义务发放过《燕赵都市报》出版的“中甲特刊”。官宣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极大的失落”,“怎么说呢,肯定生气。早就有各种消息说去沧州,但一直不愿意承认,总觉得最后会留下来。从2013年球队落户石家庄,风风雨雨8年走过来,很难割舍这种感情,这样离开确实让很多球迷寒心。以后是继续关注还是彻底放弃?现在我也很纠结。”

石家庄永昌(石家庄永昌改名为沧州雄狮,难说再见终要再见)

发放中甲特刊的王勇(右三)。

王勇说,站在俱乐部的角度考虑,毕竟要生存发展,转投给出更好条件的沧州无可厚非,“总体来说,还是感谢永昌,带火了石家庄的球市,培养了一大批球迷,而且把石家庄良好的形象展现给了全国观众,这些功劳是不可否认的,祝福他们未来一切顺利。”

曾在《燕赵都市报》发表过多篇文章的李文渊表示“心情复杂,无可奈何”,他说:“对于永昌迁移,很无奈也很无助,流着泪送上祝福,有缘再见吧,我每年一次的冬训探营也就此取消。我收藏的那些永昌元素,会把它们放进箱子封存。以后有时间可能会通过电视或者电脑看看比赛,虽然心酸,但还是会关注。”

佛系型球迷:

终究是自家的孩子

自从河北拥有了石家庄永昌和河北华夏幸福两支职业球队之后,球迷中除了“铁粉”外,还有“双修”粉,没有明显的立场,完全抱着欣赏比赛的态度,对于这些球迷而言,永昌迁移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网友“球盲爱看球”表示,他一直买散票,只要时间允许而且不冲突,永昌和华夏幸福的比赛都会到现场助威,“永昌更名迁到沧州之后,距离廊坊更近,高铁只要半个小时。今年是赛会制就不说了,希望恢复主客场后,足协尽量把两队的主场比赛安排在同一周,因为一个中超一个中甲,时间是错开的,完全可以一个周末看两场。”

石家庄永昌(石家庄永昌改名为沧州雄狮,难说再见终要再见)

沧州体育场。

球迷张学农说:“即使离开了石家庄,我也会去沧州看球队比赛,毕竟还是河北的球队。人家沧州的‘沧之澜’,不也是每场都来石家庄看球吗?”

不过,无论是哪种球迷,共同的观点是,既然俱乐部更换了主场,更改了名称,就不能重新设计一个全新的LOGO吗?“现在这个LOGO,就是在原来永昌的基础上加了个铁狮子,很容易勾起球迷的回忆,看一次难受一次。”

(燕都融媒体记者 旭光)